• Zhang Jue Long

《愛要怎麼做》



“希望你是最後一次了!” 通伯對著兒子泗川狠狠的說教。

“雖然家裡不需要你養,你年紀也不小了啊,應該要會想啊!”


通伯在怡保市區經營著五金買賣連同父輩算起,他是第二代,現年六十七還找不到接承者,一個不長進的孩子泗川多次就差點把通伯氣死。


“爸,這些錢,以後我會一次過還給你的!”一個不務正業的孩子說的這番話,聽起來才可怕,會不會為了謀利而做了壞事,情況不是更慘重?

“大學快畢業,你說澳洲生活不習慣,自己結業回來,公司很多東西你都可以學,在公司裡幫忙有四千块錢你說錢很少很丟臉。。”通伯情緒氣急敗壞也感無奈。


泗川iPhone7忽然響起 “可以,十分鐘,馬上過來。。”泗川不理會爸爸火氣依然沒有消退,跑上樓要拿爸爸在這獨棟別墅屋苑外特別蓋的車庫鑰匙,心想要把爸爸為了祝贺鼓勵泗川二十一歲生日成年禮而買的黑色carrera保時捷跑車開出去,應該又是跟Stanley他們會面去。


“泗川,這麼夜了,你還要開車出去,你真的想把我氣死!”

“很快回來!”

“我覺得我很失敗,在這個市鎮大家都叫我Dato,叫我通伯,我連一個孩子也教不好。。”通伯放聲在這只有通伯,泗川,還有三個傭人而已的偌大屋苑,似乎要哭出來,在這快兩點夜半的老人,雖然家財萬貫,在空蕩蕩的屋裡,孩子不知何故也不理會通伯,就這樣飛奔出去,就像十九年前忽然離開的太太,沒辦法交代。


“我們只有這兒子,一定要好好的栽培他成才”太太在世經常會提醒忙碌事業的通伯,通伯學歷不高,卻很勤奮,對於經商,跟父輩學習到的,就是待人處事的誠實正直,於是在大約三十歲已經可以全盤打理父輩經營了四十餘年的生意,在通伯接手以後,生意更顯著的從一個城鎮的小生意,變成全國的五金生意經營商。


“這孩子品性善良,就是性格好勝,沒有社會經驗,卻不聽我們這一套。。“通伯非常了解泗川的個性,生在不愁生活的家庭,會有許多人羨慕,因為富裕而減弱了自身的抗壓力和自力更生的能力,即便有很好的條件,也顯得有些可惜。


泗川開著黑色保時捷沿著山坡路往下走出了市區。


在家裡完全不抽煙,卻在背包裡拋出了香菸,抽出一根,叼在嘴角,眼神專注的從漆黑中的路,開往路燈整齊明亮的大路。


“他一定會來的”Stanley對著友人說。據說有一個肯定賺錢的投資計畫可以讓有一百萬現金的人在三個月裡變成一千萬的投資方案,這投資方案只是接受百萬富翁投資者。


“這麼久。。”Stanley對著剛下車還沒有回過神的泗川喊道。


泗川在口袋裡掏出打火機把嘴邊的香菸點燃,狠狠吸了一口,把剛才在家跟通伯爭執不悅的情緒像吐出的白煙在凝固的空氣裡停留了幾秒然後逐漸消散。


“這就是你要找的機會,目前只有幾個人夠資格投資,他們是負責人”Stanley簡單的介紹了彼此“先說明,這投資有相當大的風險,但是利潤是現在金錢投資項目最豐厚。”穿著藍色襯衫黑色長褲的男子A說。

“這投資明天就要停止注資,所以那麼緊急,他說你是投資家。”A指向Stanley,然後大家四目相投。


泗川沒有在金融科目畢業,但一心就認定,像老爸通伯這樣用一輩子的時間才賺到錢實在太慢太不符合現在什麼都講求快的時代了,凡是關於各方面的投資,泗川一定設法讓自己參與,目的就是要在最快時間賺到比老爸更多的錢,在老爸面前揚眉吐氣。


“假如真的有你說的回酬率那麼高,那麼就預我一份。”

“肯定高,現在已經集資了近二十億,是要收購中國電信子公司的項目,你的一百萬只是小股份。”

“誰是大股東?”

“中國的幾個有名企業家也在這投資項目裡面,不方便說出他們的名字,你打算投資多少?”

“持有小股份不是我的作風,你給我一天的時間,明天中午以後,我交上支票。”


泗川想起這幾年跟爸爸借的錢,還有去年的一次投資上的失誤,差點就把老爸家族另一家產近千萬的屋業虧損掉,還要勞煩通伯動用了社會上的影響力,把非法借貸的貸款利息減低,然後分了幾次攤還,事情才沒有引起家變。


泗川一直在找一個機會,可以讓老爸對自己刮目相看,不只是一個好吃懶做的蛀米蟲。深夜裡泗川踩盡油門,泗川的心情就像黑色跑車在咆哮。


徹夜未睡,泗川已經守在七點三十分的客廳,等候老爸從樓上到客廳翻看報紙的片刻。


“爸,對不起。”

“你昨天幾點回家,這麼早,有什麼事發生?”

“媽媽不在那麼多年,我都很想好好孝敬你,請原諒我,給我一次機會。”

“泗川,你是發生什麼事?”


泗川欲言又止。


“爸,假如我有一個機會可以成功,你會支持我嗎?”

“假如是正當的,爸爸肯定會支持你啊。”

“爸,我需要一筆錢來做生意,我相信這次不會讓你失望。”

“泗川,從小,你做什麼爸爸都支持你,但是你現在長大了,社會險惡啊,怕你被騙。。”

“爸,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做好給你看的,是正當生意來的。。”


想到這裡,呆坐在路邊休息的泗川,乘著沒有乘客的時段,回想了十年前仍然歷歷在目的事。


該次投資的虧損,直接影響了通伯的生意週轉,心臟病爆發去世。

© 2020 by zhangjuel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