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ang Jue Long

《飛機上》




在上飛機前,需要準備的東西那麼多,其實又好像什麼也不用準備一樣的那麼少。

那些機票,遲買早買的價錢落差,錢幣匯率,季節變換的衣物準備,至少在那個即將逗留的住所,弄得有一點像自己住所的感覺,至少電腦和音樂製作的配備要齊全,這是為什麼我後來都變賣了比較大塊頭的器材,買了小樣的器材,就是為了方便攜帶,甚至在飛機上也可以做編曲或初步混音。


好像就只有這些需要關注?那裡的天氣預測,還有必須參觀的景點和附加的驚喜旅程,都是要想像和安排;但這些通常我都沒有做。我只希望飛出去,就這樣看著辦,在日常生活的地方已經太多安排和約束感,這樣的飛出去短暫消失,什麼都不理的感受,就是我旅遊的理由。


“下禮拜要交報告給老闆,夠力”隱約聽到後排兩女生的談話,這麼飛機還沒有起飛,就想到下個禮拜那麼遙遠的事?我們經常就這樣被日子與日子之間的自己覺得沒有必要也很無聊的事困擾著,說煩惱,卻怎麼也不敢去完全擺脫,因為是飯碗,是收入來源,經常這樣的讓自己扭曲成自己都有點矛盾的憎恨起自己和許多人來。


假設亂發脾氣是情緒化的一種,那麼我覺得,經常就想要去旅遊,或約幾個友好大快朵頤亂買東西也是。既然已經要選擇去度假,還在想那麼多,更加是神經質(神經病)我經常在飛機上遇到很多神經病患。


在空中,雖然已可以連結上網,心裡偶爾也好像需要這方便,但就選擇斷線。書本吧,或已經準備好的100首人生的Playlist在飛行狀態的手機用耳機塞進耳裡,回憶和想像力,就在空中像窗外的雲朵浮現。


飛機上,應該不是一個可以享受的空間,但就營造了許多想像的空間,無論是機艙內,還是窗外不知名的藍綠海洋和好想躺躺看看的雲海。機艙裡空服員都在忙碌的工作,這應該是夢想中的工作但一定會實現了又夢想幻滅的工作之一,那麼壓迫的空間,自己尿急已經不想走動,還要走來走去,有點不解的佩服在心中。


飛機上一定都是各有所忙,比較多都在醞釀睡眠但不能沉睡的狀態;想想,我們的人生不都這樣?想要偷懶或乾脆退休,但卻都不能一樣。

© 2020 by zhangjuelong.com